• 首页> 国际 > 股价离奇暴跌75%又飙升88% 福晟国际23亿短债压顶背后:
  • 股价离奇暴跌75%又飙升88% 福晟国际23亿短债压顶背后:

  • 发布日期:2019-10-22 01:52:18 信息来源:互联网
  • 28岁的第二代将会接手。

    10月9日,傅生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傅生国际)股价下跌34.21%。10月10日,傅生国际的情况没有改善,下降继续扩大,一路暴跌62%。

    在两天暴跌75%后,令人惊讶的是,10月11日,傅生国际的股价上涨了86.32%。截至今日收盘,公司股价为每股0.177港元,比上市当日每股1.48港元的收盘价低88%。目前,公司市值仅为20.12亿港元。

    中泰国际战略分析师严兆军(Yan Zhaojun)公开表示,“证券交易商融资融券交易新规则”很可能导致个人投资者的股票爆炸,他们没有增加任何资本实力。

    中国香港一家证券公司的经理告诉时代财经,当没有业绩问题时,该公司的股价下跌。例如,如果股东承诺的融资到期时被切断,就会发生这种情况。至于《证券交易商保证金交易新规》,整体而言,融资规模有所缩减,导致公司不得不筹集额外资金。如果公司不这样做,它可能面临裁员。然而,“新保证金规则”的时限仍有一些宽限期。此外,个人投资者的变化通常很难导致如此大幅的下跌。

    至于股价的大幅下跌,傅生国际回应时代财经和经济学表示,股价的涨跌是由市场决定的。公司不回应相关问题,一切都基于公司公告。

    股价暴跌后,傅生国际宣布,该公司董事会获悉,该公司股票的交易价格下跌,今天成交量上升。在对有关公司进行所有合理的调查后,董事会确认不知道股价或交易量发生变化的任何原因,也不知道根据中国香港法律第571章《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iva部分需要披露的任何信息。与此同时,董事会也确认公司运营正常。

    市值只有20亿港元

    据新闻报道,傅生国际由潘伟明创立,于2017年12月1日反向收购了优利国际,并登陆中国资本市场香港。其湖南傅生集团有限公司早在2006年就开始在湖南长沙开发住宅项目,并已在长沙密集工作多年。

    创始人潘伟明更突出的标签是傅生集团的创始人。1993年,广州从化一个下属乡镇的前乡长潘伟明和他的兄弟潘文超辞去公职,共同创办了广州云星房地产公司。从那以后,他进入了房地产行业。2004年,潘伟明和潘文超分裂成两支军队,并分别将首都迁至福建和广西。潘伟明在配饰方面创造了傅生乾隆家族、乾隆都城等一批项目,在房地产行业崭露头角。两年后,潘伟明接手福建第六建设集团,逐步建立了现在的傅生集团。

    实现上市梦想十多年后,潘伟明没有将傅生集团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而是将傅生公司分为两个平台,一个是傅生集团,另一个是上市平台傅生国际。这两家公司独立经营。

    2019年上半年,傅生国际在报告期内的合同销售总额约为12.1亿元,而去年同期为13.8亿元。收入达到2.99亿元,同比增长313.23%。本期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利润为1.16亿元,同比下降34.02%。共有14个项目正在开发或出售,总建筑面积166.08万平方米。我不得不说,与香港其他上市房屋企业相比,这个规模实在“寒酸”。

    即使在潘伟明的福生系统中,持有大量资产并承担大部分业绩的也不是福生国际,而是福生集团。截至2018年底,傅生集团总资产为816亿元,而傅生国际的总资产仅为116.76亿元。截至2019年3月底,福建傅生集团已有45个在建项目,并计划开发房地产,而上市平台傅生国际在加载傅生集团旗下6个长沙项目的资产后,今年上半年仅扩张至14个项目。

    潘伟明并非没有野心,但他的野心几乎完全在傅生集团。

    在嘉里公布的2018年住宅企业销售名单中,傅生集团以621.1亿元位列第45位。同年3月,傅生集团宣布了房地产行业未来三年的目标:2020年销售业绩达到1300亿元,2020年进入行业前30名。

    当潘伟明起航前往傅生集团,方遒谴责春山时,傅生国际的股价一路下跌,目前市值仅为20亿港元。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潘伟明可能只想拥有一家上市公司,毕竟上市对整体集团的评级、贷款等都非常有帮助。然而,鉴于港股估值较低,本集团的资产注入不值得。

    9月9日,傅生国际宣布,公司最终控股股东董潘伟明于9月7日将公司全部已发行的64.16亿股股份作为礼物赠与儿子潘浩然,傅生国际称这是家族继承计划的一部分。转让后,28岁的潘浩然成为公司的最终控股股东,持有56.45%的股份。

    第二代人一接过指挥棒,股价就急剧下跌。潘浩然能否使用傅生国际上市平台的品牌还有待测试。

    净资产负债率高达138%

    该业务没有大规模扩张,但杠杆率仍然很高。截至6月30日,傅生国际的净资本负债率为138.1%,但较2018年底的164.8%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6月30日,傅生国际银行的余额和现金约为9.85亿元,一年内到期贷款金额为23.04亿元。现金不足以支付短期债务,短期债务偿还压力很大。

    根据中国住房研究协会评估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傅生国际的速动比率太低,只有0.27,表明短期偿债能力低,金融稳定性差。速动比率低的房地产企业一旦无法再融资来缓解偿债压力,就更有可能打破资本链。

    今年5月以来,国内外融资环境趋紧,住房企业融资趋势总体呈下降趋势。在住房企业融资政策方面,继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5月份发布第23号文件纠正房地产融资混乱后,7月和8月,监管部门集中出台了一系列收紧政策,严格控制住房企业融资渠道。8月份住房企业融资大幅下降,9月份住房企业融资额回升。然而,总体而言,住房企业仍面临融资困难,融资成本持续上升。

    与此同时,中国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Hong Kong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发布了《证券保证金融资活动指引》,规定券商可以采用的最高保证金贷款额度将设定为资本充足率的5倍,给香港股票公司带来压力。指导方针于10月4日正式实施。

    据中国基金会称,自中国证监会今年4月收紧对券商的保证金融资以来,许多券商已要求客户收回保证金比例。如果不付款,证券公司将直接削减头寸,这也是许多股票自今年6月以来暴跌的原因。

    立法会金融服务部门的成员张华锋公开表示,由于证券公司的杠杆减少,预计10月份将出现高价股票的过渡和集中风险的浪潮。(陈士毅,北京时代财经)

    上一篇:文学与真实:卡夫卡与我们的时代
    下一篇:网友给天津市委书记留言获回复 共计3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