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教育 > AI 教育不能做什么?警惕资本驱动下的“应试技术”泛滥
  • AI 教育不能做什么?警惕资本驱动下的“应试技术”泛滥

  • 发布日期:2019-11-20 16:14:10 信息来源:互联网
  • 中国青年报

    新学期开始以来,人工智能与教育的话题影响了人们的认知。这不是一个把脸刷进校园甚至教室的例子。

    在中国药科大学的校门、学生宿舍门、图书馆、实验楼等地方安装了人脸识别门禁,部分试点教室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用于日常考勤和教室纪律管理。该校教室安装的人脸识别系统不仅能自动识别学生的出勤情况,还能监控学生的课堂听、说情况。

    早在去年5月,杭州第十一中学就推出了“智能课堂行为管理系统”(Intelligent教室行为学Management System),该系统每隔30秒在教室里用摄像头扫描一次,以识别快乐、悲伤、愤怒、厌恶等常见表情,以及举手、写字、站立、聆听、躺在桌子上等常见课堂行为。它通过对学生面部表情和行为的统计分析来帮助教师管理课堂。

    人工智能教育的作用不能被夸大

    2016年,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打败了世界顶级围棋手李世石,使“人工智能”成为热门词汇。“人工智能”嫁接了越来越多的行业,包括教育行业。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余圣泉是该校未来教育高级创新中心的执行主任。他梳理了人工智能在未来教育行业中可能扮演的角色:能够自动设置问题和复习作业的助理教师、能够自动诊断和反馈学习障碍的分析师、个性化智能教学的指导顾问、评价和提高学生心理素质的顾问、能够监测和改善身体健康的保健医生、能够反馈综合质量评价报告的班主任、能够生成和收集个性化学习内容的智能代理、数据驱动的教育决策助理等。

    如今人工智能教育产品不断涌现,有些人甚至说教师将在一定程度上被取代。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执行副主任刘三女曾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我们绝不能想用一种技术取代我们教育系统中的所有东西和教师。我们应该更好地将人和机器的力量结合起来。”这一观点得到了许多教育家和技术研究者的认可。

    中国教育协会主席钟秉林教授曾经说过,先进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其与教育的融合必然会对传统的学校教育产生影响。然而,我们应该保持理性的态度,不要单方面夸大技术的作用,而要关注教育本身。他建议通过提高在线课程的质量和在线教学与离线教学的相互融合来提高教学效率,并改进传统的教学模式,使学生能够直接从中受益。

    新技术无疑会给教育带来无限的可能性,并有助于为未来培养人才。然而,教师对人的影响永远不会被机器取代。技术只能帮助老师教得更好。《中国民办教育产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目前,国内智能教育产品主要包括智能排课、英语发音评估、智能练习矫正、小组阅读和教育机器人。

    防范资本驱动下的“应试技术”泛滥

    近年来,美国等发达国家依靠信息技术创建了一批创新型学校,如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创办的广告阿斯特拉学校(ad astra),以及由谷歌工程师创办、扎克伯格投资的alt学校……这些学校的共同特点是:使用技术手段让学生自由探索,学会解决问题。

    中国也成立了许多创新教育公司,但其中许多公司被用来提高考试成绩。为了准确地发现学生的弱点,一些组织将初中数学分成了数千个知识点。

    中国科学院院士梅红强烈反对这些“智力辅助训练”。在一次会议上,他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中国青年报》(China Youth Daily),网络教育有很多讨论和应用,但其中很多都是智能话题刷系统,这会耗尽年轻人在基础教育期间的创新热情。

    他对北京大学信息学院未入学的学生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在中小学过度学习,失去了学习和创新的热情,大学毕业后开始玩耍,从而耽误了学业。

    “事实上,人们的思维是模糊的,包括直觉、感觉、知觉和经验。他们可以完成小数据的大任务。如果他们只专注于解决书面知识,他们会扼杀学生的创造力。“北京一所中学的校长认为。

    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人工智能”已经成为投资领域的蓝筹股。《中国民办教育产业发展报告》(2019年)显示,自2015年以来,对智能教育的投资呈爆炸性增长。2018年,整个教育行业的融资持续增加,智能教育的比例增加。除了一些老牌投资公司,几家互联网巨头也开始投资教育公司。

    然而,“过热”和“虚拟高度”这两个词总是紧随其后。

    当今,在智能教育领域存在着概念混淆、功能夸大和虚假宣传的现象。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的记者发现,这些“花招”主要是针对家长和学校的。有人声称,如果学校不使用智能产品,不打造智能学校,他们将落后于时代,学生将无法享受优质教育。有些产品不仅量化知识,还量化能力、思维等因素...

    在上述报告中,其中一位作者表示:“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他们希望教育产业发展良好,他们的投资行为应该更加严重。在盈利的前提下,他们还必须考虑公共道德,甚至对企业家的人格有更严格的要求。”

    隐私保护人工智能教育不能打破底线

    智能教育产品获取个人信息,如学生的脸、表情、指纹等,许多人对隐私提出质疑。

    网络安全专家、前360首席隐私官谭萧声认为,一些教育产品的收集方式侵犯了学生的隐私。

    “当然,技术进步和隐私保护之间是有平衡的。在不同时期,这种平衡也不同,有时甚至有些微妙。”谭萧声认为,数据采集、存储和使用是有底线的。

    “侵犯隐私是由于界限不清、产权、使用权、编辑权、存储权等原因……”信息管理专家杜子培认为,信息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数据保护,同时社会应该建立公共数据隐私保护体系。

    今年8月,瑞典数据监管机构(dpa)根据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向当地一所高中首次罚款20万瑞典克朗(约合14.8万元)。原因是学校使用人脸识别系统来记录学生的出勤率。

    10月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条例》正式实施。明确规定,网络运营商在收集、使用、转移和披露儿童个人信息时,应当以明显和明确的方式通知儿童监护人,并征得儿童监护人的同意。网络运营商应制定保护儿童个人信息的特殊规则和用户协议,并指定专门人员负责保护儿童个人信息。(记者李欣凌)

    秒速牛牛app 山西11选5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爱国情奋斗者」张世凯:“专”和“精”打磨工匠精神
    下一篇:迷你世界搞笑故事:我去市场买鱼遇到小缺,不料他是个黑心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