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九成居民赞同强制垃圾分类

  • 发布日期:2019-10-23 15:24:44 信息来源:互联网
  • 近日,北京市12257名区、乡代表通过“万名基层代表和全民参与修订条例”活动深入基层,征求公众对修订《城市固体废物管理条例》的意见。截至8月底,包括公民和社区工作者在内的243 000人直接参加了这项活动。

    88%的人同意总量控制

    据数据显示,北京市生活垃圾收集和运输量逐年增加,目前已达929万吨。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每天填埋1090万吨垃圾,储存能力接近饱和。垃圾焚烧设施长期超载。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从源头上控制总量尤为重要。

    市人大常委会城市建设与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郝兰芝表示,在与会的24万人中,88%的人赞成对生活垃圾实行总量控制,92%的人赞成减少一次性用品的使用,94%的人认为应限制商品过度包装和快递。

    具体而言,绝大多数人赞成限制一次性物品的使用,并限制快递行业的过度包装。建议从源头上限制一次性物品的生产。酒店、餐饮、外卖、零售等行业应逐步淘汰一次性洗漱用品、餐具、塑料袋等的使用。提倡使用布袋或环保纸袋。一些基层单位建议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实行无纸化办公,提高再生纸的比例,不使用一次性杯子等用品。

    海淀区人大代表赵之云建议:“试行一次性物品生产、销售和使用登记制度,从源头上制定垃圾处理税条例。同时,对购买餐饮住宿等大量一次性用品的机构和个人,要提出明确要求,逐步减少使用量,对明显减少的机构和个人,要制定税收优惠等激励措施。”

    "垃圾分类标准必须细化."东城区人大代表李伟华表示,东城区的垃圾分类已经在逐步减少的过程中,应实施总量控制,并在现有垃圾产量的基础上制定合理的垃圾减量标准。

    此外,东城区人大代表杨梅认为,垃圾处理费可以采用阶梯式模式,而不是从源头上控制垃圾总量:设定合理的减排目标,达到目标的单位或个人将得到奖励;如果垃圾量超标,超标越高,垃圾处理费就越高。通过单位和个人的共同努力,开展总量控制工作。

    强制性分类有望成为法律

    除总量控制外,居民普遍认为,只有将垃圾分类作为公民的一项法律义务,垃圾分类才能从概念认识提升到自觉行动。

    数据显示,88%的人认为有必要对居民垃圾分类义务作出强制性规定,96%的人同意加大对集输企业混装运输的处罚力度,95%的人认为应确立分类集输的监管责任。

    赵之云建议:“有必要对居民个人表现的分类做出明确的要求。关键是如何细化实施措施,避免法规无法实施。同时,要研究制定切实可行的措施,防止居民在参与垃圾分类过程中产生大量的附加塑料袋等问题。"

    此外,海淀区人大代表胡志坚认为,应重视垃圾分类的后续环节。例如,胡志坚说,居民经常看到分类垃圾桶混合在回收垃圾车中运输,这对居民的积极性有非常不好的负面影响。因此,在规定居民垃圾分类是强制性责任的基础上,有必要加强对全链权利和责任的规定,以避免垃圾产生、收集、运输和处置等各主体之间的冲突,从而影响政府政策的初衷和实施效果。

    在奖惩方面,90%的群众同意对违法单位和个人进行处罚,91%的群众认为应加强信用处罚。

    李伟华认为,目前的制度对个人处罚很少,很难获得证据。现阶段,居民首次分类后,仍需派专人进行检查和二级分类。应发展居民家中的一些初级垃圾分类设施,如厨房垃圾收集、储存和分类设备。参照欧洲等国家处理垃圾分类的管道设施,选择了一些居住区作为试点。

    至于具体的处罚方法,胡志坚建议根据垃圾来源的数量和危害性区分不同的主体,主要制定适当的处罚,推迟信用处罚。根据中国的国情和北京的实际情况,对企业和居民制定不同的处罚,使他们感到痛苦和负担得起。对经过反复教育仍不改变的企业和居民,可处以高额惩罚性罚款,并酌情纳入信用记录。

    条例正在修订中。

    1.2万名NPC代表深入基层征求意见和建议,旨在做好北京市城市固体废物管理条例的修订工作。关于目前的立法情况,郝兰芝说,目前修改法律的时机已经成熟。人们普遍认为,现行法规的实施为我市开展垃圾分类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并建议加快修订法规的进程。

    据报道,目前,上海、广州、福建、杭州、海口、长春、宁波、厦门等21个城市已经颁布了生活垃圾分类的地方性法规。北京是中国首批八个垃圾分类试点城市之一,于2011年颁布了生活垃圾法规。

    然而,郝兰芝指出:“与上海相比,北京的法规仍然缺乏有效的法律手段来促进城市垃圾的依法分类。”郝兰芝表示,他将根据大家提出的意见和建议,继续完善法规的修订,完善一些处罚措施,完善交通运输、一次性储运、地方垃圾总量控制等,并进一步征求各方意见。

    事实上,垃圾分类的任务并不简单。市人大代表苗平表示,北京作为一个特大城市,人口流动性很强。在一些城乡结合部,外来人口与当地居民的比例已经达到10: 1,造成了管理上的困难。苗平指出:“而且,每个区、每个区、每个乡镇的情况都不一样,不同的人对垃圾分类有不同的想法。”

    群众也建议垃圾分类应因地制宜。平房庭院可考虑接纳和运输垃圾,建筑区域可增加餐厨垃圾收集容器,旧住宅区可在更集中的区域设置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收集容器,其他方便的区域可设置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收集容器。

    此外,苗平表示,法规应明确规定社区、业主、物业、拆迁公司和消费单位的主要责任。“当地社区居委会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基层社区干部也非常活跃,但他们觉得物业不在,物业在社区中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因为他们进行垃圾清理,他们应该加强城镇和街道对物业的约束力,增强物业公司的社会责任,引导居民通过物业参与。”他说。

    这篇文章来源于今天的北京商业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上一篇: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闭幕 任命张志军为吉林省副省长
    下一篇:银保监会启动侨兴案后续处罚,广发银行时任董事长行长被警告